MSN新闻网首页 MSN手机网 MSN客户端

MSN导航
MSN新闻网 首页 > 财经 > 财经评论>正文

货币政策删除中性表述 央行行长易纲这样说

时间:2019年03月11日 08:45:03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浏览次数:46    评论() 字号:TT

  3月10日上午,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首次以央行行长的身份亮相全国“两会” 记者会,一同出席记者会的还有副行长陈雨露,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副行长范一飞,本次会议的主题依然是“金融改革与发展”。会上,易纲等就货币政策、降准、人民币汇率、债券违约等社会关注的焦点问题进行解答。

  专家解读:稳健基调不变,2019年具体操作上将倾向于偏松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关于货币政策的表述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要与国内生产总值名义增速相匹配,以更好满足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的需要。与去年相比,少了“保持中性”四个字。有人指出,这是否意味着今年的货币政策将会偏向宽松呢?

  对此,易纲在“两会”记者会上回应称,“这次我们没有提‘中性’,更简洁,但实际上稳健货币政策的内涵没有变。稳健货币政策要体现逆周期的调节,同时货币政策在总量上要松紧适度。今年的松紧适度,就是要把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速大体上和名义GDP的增速保持一致,这就是个松紧适度的概念。”

  易纲表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求在结构上更加优化,就是进一步加强对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的支持。此外,稳健的货币政策还要兼顾内外平衡,因为中国的经济已经深度融入了世界经济,所以在考虑货币政策的时候,要以国内的经济形势为主来考虑,但同时要兼顾国际和中国在全球经济关系中的地位和外向型经济的方面。

  中国民生银行(行情600016,诊股)(港股01988)(6.400, -0.25, -3.76%)首席研究员温彬分析,货币政策的基调还是稳健的,今年的政府报告给出了一个明确且可观测的指标,即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要与国内生产总值名义增速相匹配。目的就是保持宏观杠杆率水平的稳定,根据易纲在会上披露的数据,宏观杠杆率有所下降,反映出我们过去去杠杆已经取得了一个明显的成效。

  中国银行(行情601988,诊股)(港股03988)(3.750, -0.14, -3.60%)国际金融研究所范若滢认为,稳健的货币政策没有提“中性”,实际上为货币政策的灵活操作留出了足够的空间和弹性。货币政策要充分发挥逆周期调节的作用。而结合当前经济下行压力明显、企业融资问题突出的背景来看,需要货币政策“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尽管货币政策稳健的基调不变,但2019年具体操作上将倾向于偏松。

  事实上,人民银行此前也曾多次强调稳健的货币政策没有改变。2019年1月份金融统计数据解读吹风会上,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指出,稳健货币政策的取向并没有发生改变。“稳健”是货币政策的工作原则和指导思想,强调了货币政策要以稳为主,坚持稳中求进总基调,既要有效实施逆周期调节,也要把握好度。

  易纲在“两会”记者会上提示,“要把货币信贷的数据拉长看,在一个时点上也不能看一个数,要看许多数的加权平均;在一个时间序列上,也不要看一个时点,而是要看一个时间序列的移动平均,这样就可以比较全面地来判断稳健的货币政策的内涵。”

  温彬表示,在稳健货币政策下,M2、社融、新增信贷不同月份是有波动的。观测这些指标不要看单月绝对额的变动,而是要同比来看,考虑季节性因素。把这些数据通过移动平均的平滑以后,数据就相对比较稳定,而不是会受到春节、国庆小长假等季节性因素扰动,因此移动平均相对就比较准确一点。

  贷款实际利率偏高 主要解决风险溢价较高问题

  一直以来,关于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话题也是广受关注。易纲在“两会”记者会上指出,降低实际利率水平主要指的是小微企业、民营企业实际感受的融资成本比较高的问题。在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实际感受的融资成本,特别是贷款利率里面,除了无风险利率,主要是风险溢价比较高造成的。

  他认为,要解决这个问题,主要是两个途径。第一个途径是利率市场化改革。要通过改革来消除利率决定过程中的一些垄断性因素,更加准确地进行风险定价,通过更充分的竞争,使得风险溢价降低。第二个途径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它可以提高信息的透明度,完善破产制度,提高法律执行效率,还有降低费率,这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都可以降低实际的交易成本,也会使得风险溢价降低。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表示,连续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后,有不少资金流动性已经释放了出来,政策的初衷是为了支持民营和小微企业,并且已经出现了自上而下的考核机制。未来还需要进一步完善配套政策,让小微,民营企业切实感受到融资环境的提升。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以来,人民银行五次降低存款准备金率一共3.5个百分点。经过一段时间的降低,现在的存款准备金率将来会逐步向三档比较清晰的框架来完成目标。易纲表示,在中国目前的情况下,应该说还有一定的空间,但是这个空间比起前几年已经小多了。

  温彬分析,去年以来,降准力度还是比较大的。易纲在会上表示“我们银行的总准备金率也就是12%左右,实际上跟发达国家的总的准备金率差不多”,和欧美国家应该比较接近的。从这个意义上讲,进一步地大幅降准的空间已经是在收窄。如果降准的空间收窄的话,那要保持流动性的稳定,央行未来可能会进一步加大公开市场操作的力度,包括逆回购、MLF、TMLF等。

  潘功胜在会上表示,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是世界性难题,是非常复杂的综合性问题。人民银行今年在这方面要进一步加大工作力度。一是在货币政策方面,要加大逆周期调节,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同时运用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引导金融机构加大支持;二是完善普惠服务体系,大银行要转变金融服务理念和服务机制,下沉金融重心;三是继续发挥“几家抬”的合力,包括金融监管方面的政策和财税方面的政策;四是要发挥多层次资本市场作用,支持优质的民营企业不断扩大债券融资规模;五是优化金融生态环境。

  此外,在支持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融资过程中,要注重市场规律,坚持精准支持,选择那些符合国家产业发展方向、主业相对集中于实体经济、技术先进、产品有市场、暂时遇到困难的民营企业进行重点支持,防止盲目支持、突击放贷,增强对未来金融风险的防控能力。

相关新闻